• 掃一掃上新西部網
  • 不良信息舉報窗口
您的位置:
當前位置: 首頁 >> 西部報告 >> 正文
2020年甘肅脫貧攻堅報告
2021-04-27 15:21:46 來源:《新西部》2021年2-3期合刊

作者:徐吉宏

2020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和暴洪泥石流災害等多重挑戰,甘肅舉全省之力向絕對貧困發起總攻,58個國家片區貧困縣和17個省定插花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7262個貧困村全部退出,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決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歷史性成就。本文梳理甘肅省扶貧攻堅成效,實證分析扶貧攻堅現狀、形勢、特點,提出實現鞏固擴大脫貧成果的對策建議。

2020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和暴洪泥石流災害等多重挑戰,甘肅舉全省之力向絕對貧困發起總攻,全省人民勠力同心真抓實干,頑強奮斗攻堅克難,58個國家片區貧困縣和17個省定插花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7262個貧困村全部退出,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決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歷史性成就。

甘肅脫貧攻堅成效

甘肅作為全國脫貧任務最重的省份,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深入落實總書記參加甘肅代表團審議和視察甘肅時的重要講話和指示精神,按照黨中央國務院對脫貧攻堅工作的部署要求,始終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首要政治任務和第一民生工程,貫徹精準方略,堅持目標標準,聚焦深度貧困,以提高脫貧質量為導向,著力夯實精準幫扶、產業扶貧、各方責任、基層隊伍、工作作風“五個基礎”,狠抓問題整改落實,持續抓好“一戶一策”,開展掛牌督戰,實施全力開展“3+1”沖刺清零行動,重點領域主要指標基本實現清零,“兩不愁三保障”任務基本完成,全省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成效,貧困地區面貌發生了歷史性變化。

(一)貧困人口數量大幅減少,脫貧攻堅效果顯著

甘肅省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建檔立卡的552萬減少到2019年底的17.5萬,貧困發生率由26.6%下降到0.9%,75個貧困縣已有67個脫貧摘帽、占89%,7262個貧困村已有6867個退出貧困序列,占94.6%。2020年,甘肅剩余8個縣394個貧困村17.5萬人口,全面實現脫貧任務。

(二)突出攻堅重點,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傾斜支持力度

甘肅省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目標,緊盯產業、就業、危房改造、人飲安全、易地搬遷、鄉村道路建設等重點任務,將扶貧資金向“兩州一縣”和深度貧困縣傾斜,集中資源、集中財力,支持打好脫貧攻堅陣地戰、殲滅戰。2018-2020年,安排“兩州一縣”和其他18個省定深度貧困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約397.5億元,年均增長19.2%,占全省的65.3%;其中,“兩州一縣”約166.3億元,年均增長19.5%,占全省的27.3%。貧困家庭失學輟學學生應返盡返,鄉村兩級基本醫療“空白點”全面消除,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保全覆蓋,動態新增危房改造全部完成。飲水安全問題歷史性解決。49.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全面完成。教育精準扶貧國家級示范區建設成效明顯。2020年底,貧困村已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貧困地區面貌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三)扶貧產業體系逐步完善,長效增收機制正在形成

甘肅形成了以“牛羊菜果薯藥”六大特色產業和地方優勢特色產品及五小產業體系,通過大力發展農民合作社、培育引進龍頭企業,建立完善利益聯結機制,在貧困地區初步構建起了“市場牽龍頭,龍頭帶合作社,合作社聯農戶建種養基地”的生產組織體系,貧困群眾加快融入現代農業產業化經營中,為持續穩定增收建起了長效機制。2020年,六大特色產業增加值達到753億元,占農業增加值的60.9%;新引進龍頭企業752家,新組建合作社2173個,實現了龍頭企業對貧困縣、合作社對貧困村的全覆蓋;農業保險在產業扶貧中發揮了重要保障作用。2546個扶貧車間、30.5萬個公益崗位讓群眾就業不出村、掙錢不離家。就業扶貧、消費扶貧、旅游扶貧、光伏扶貧、生態扶貧有力拓寬增收渠道,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人均純收入達到8539元,年均增長22.2%。

(三)易地扶貧搬遷效果呈現

張家川縣大陽鄉大陽村易地扶貧搬遷建設示范點

甘肅全面落實省級統一領導、市州協調推進、縣為責任主體的易地扶貧搬遷責任體系,緊緊圍繞“穩得住、有就業、逐步能致富”的目標,精確瞄準搬遷對象,統籌謀劃政策舉措,全面聚焦脫貧成效,以易地扶貧搬遷促進新型城鎮化、農業產業化和鄉村振興戰略。全省“十三五”期間49.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1.4萬套安置住房已竣工,群眾實現搬遷入??;10.3萬戶具備勞動能力且有就業意愿的建檔立卡搬遷家庭實現至少1人就業;所有建檔立卡搬遷戶除個別特殊戶外,實現了產業全覆蓋;2020年底前搬遷群眾實現穩定脫貧。據統計,累計發展特色農林業扶持12.6萬人,發展勞務經濟扶持6.7萬人,發展現代服務業扶持2.39萬人,資產收益扶持4.37萬人,社會保障兜底1.39萬人。

(五)東西部扶貧協作力度持續加大

根據國家安排,福建、廈門、福州、青島東部四市所屬39個區縣與甘肅省58個貧困縣開展扶貧協作,中央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共36個單位定點幫扶甘肅省43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在觀念、人才、技術、項目、資金等方面持續對甘肅開展全方位幫扶。五年來,東部四市在甘肅省實施協作項目4900余個,累計引進企業405家,累計興辦產業園81個,向東部輸轉建檔立卡勞動力2.5萬人次,向其他地區輸轉就業人員12萬人次,累計援建扶貧車間1351個,吸納7萬貧困勞動力就近就業。尤其是近年來開展的消費扶貧行動,僅2020年就實現消費扶貧金額138.4億元。中央單位定點扶貧五年累計投入幫扶資金25.4億元,幫助甘肅省引進項目1170個,圍繞“組織領導、選派干部、督促檢查、資金投入、干部人才培訓、消費扶貧”六大任務,發揮各幫扶單位行業優勢,創新形成了一批可推廣、可復制、可借鑒的幫扶機制成果。

(六)扶貧行動“萬企幫萬村”變“千企幫千村”

自2015年全國工商聯做出“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部署后,甘肅工商聯成立了“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領導小組,并聯合下發了《關于印發〈甘肅省“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方案〉的通知》《關于印發〈甘肅省聚力深度貧困地區實施“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實施意見〉的通知》《甘肅省2019年“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專項工作方案》《關于印發〈2020年甘肅省“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實施意見〉的通知》等相關文件,全省14個市州86個縣市區均成立了相應的工作機構。據“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臺賬系統匯總顯示,參與甘肅省“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的民營企業已達到2410家,幫扶村4974個,企業投入總金額52.05億元,貧困人口受幫扶總數86.57萬人。

圖片甘肅脫貧攻堅實證調查

課題組選取深度貧困地區定西市通渭縣、隴南市西和縣,采用實地問卷調查和訪談方式,通過對脫貧戶、村干部、駐村幫扶工作隊、鄉鎮干部等進行調查。發放有效問卷180份,有效150份。

調查顯示,教育水平:脫貧戶平均受教育程度為7.1年,其中:小學及以下文化水平占65%,初中(中專)文化水平占23.33%;高中文化程度比例為8.00%;大專及以上文化水平為3.33%?;A設施配套方面:98%的脫貧戶認為交通改善明顯,95%的認為子女上學條件明顯改善,88%的脫貧戶認為醫療條件明顯改善,96%的脫貧戶認為村莊環境衛生明顯改善,85%的脫貧戶對文化娛樂設施表示滿意。調查戶已全部實現“三保障兩不愁”目標,滿意度達100%;平均收入達4215元,戶年人均純收入均超過3500元。

鞏固和擴大脫貧成果:52%脫貧戶對鞏固擴大脫貧成果信心充足,而48%脫貧戶對鞏固擴大脫貧成果表示信心不足,主要原因是收入來源主要依靠外出務工、種養業及政府資助,收入來源相對單一,內生動力不足,信心不足。

此外,結合訪談發現,部分脫貧村后續產業建設中脫貧戶積極性不高,51%脫貧戶表示并未參與建設,35%的脫貧戶表示產業建設主要以入戶形式參與;14%脫貧戶表示產業建設僅出勞力方式參與。

甘肅脫貧攻堅階段性特征

(一)貧困地區和人口分布各市州差異明顯

農村人口分布主要集中于隴東南地區。農村人口主要集中在天水、定西、隴南、慶陽、臨夏和平涼,分別是195.76萬、181.93萬、173.86萬、139.63萬、131.72萬和124.75萬人,占各自市州的58.35%、64.48%、66%、61.6%、63.98%和58.87%。另外,甘南雖然常住人口才72.02萬,但是鄉村人口有46.09萬,占比為64%。農村人口基數和占比大,意味著這些地區也屬于鞏固脫貧成果的重點和難點。

貧困縣主要集中在隴東南和甘南臨夏等地。之前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確定了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縣名單,甘肅省共有43個縣成為國家級貧困縣。其中天水市有武山縣、清水縣、甘谷縣、張家川縣、秦安縣、麥積區五縣一區,定西有安定區、通渭縣、臨洮縣、隴西縣、渭源縣、漳縣、岷縣六縣一區,隴南有武都區、宕昌縣、禮縣、西和縣、文縣、康縣、兩當縣六縣一區,慶陽市有華池縣、環縣、合水縣、寧縣、鎮原縣五縣,臨夏州有臨夏縣、和政縣、積石山縣、東鄉縣、廣河縣、康樂縣、永靖縣七縣,甘南州有臨潭縣、舟曲縣、卓尼縣、夏河縣、合作市四縣一市。從貧困縣的分布來看,貧困縣主要集中在隴東南和甘南臨夏等地,這些區域是甘肅解決農村貧困的重點和難點地區。

禮縣坪頭村探索出了一條適合本村產業發展的路子,實現了通過產業帶領群眾脫貧的目標。

脫貧攻堅主要集中在隴東南和甘南臨夏等地。從現實的脫貧攻堅行動來看,甘肅脫貧攻堅也主要集中于隴東南和“兩州一縣”,扶貧成效在這些地方也較為明顯。即使到2019年末,甘肅剩下的宕昌縣、西和縣、禮縣、通渭縣、岷縣、東鄉縣、臨夏縣、鎮原縣等八個未脫貧縣仍舊集中于上述地區。2020年,全省更是舉全省之力來實現上述八個縣的脫貧工作。鞏固提升脫貧成果過渡階段仍需國家層面大力支持。

(二)特殊群體貧困依舊突出,返貧情況不容小覷

在貧困地區,導致貧困的原因很多,但是主要集中于四大類,自然災害、重大疾病、殘疾和懶惰。廣大農村腹地的農村人口,一旦遇到上述四種情況,自然成了貧困特殊群體。比如甘肅省有各類殘疾人120余萬,其中農村殘疾人就有近百萬。一個家庭中如果有成員得了重大疾病、殘疾喪失了勞動力,就和貧困形成了惡性循環——由于疾病和殘疾造成的勞動力缺乏增加了家庭陷入貧困的可能性,而貧困地區缺少有效的公共健康手段和醫藥服務增加了疾病和致殘的概率。在特殊群體中,農村老人和兒童更是需要關注對象。老年人由于自身生產能力的減弱和農村社會養老保障的缺乏,加上農戶家庭經濟的不發達,往往非常容易受到貧困的侵擾,通常表現為沒有錢看病、營養狀況跟不上等。兒童的貧困問題主要表現為接受教育的機會和受教育程度以及營養狀況不良等方面。

除了特殊群體貧困問題和尚未脫貧的絕對貧困人口以外,之前脫貧的農村人口普遍屬于低收入群體,游離于脫貧線。一方面這些貧困人口處于極為邊遠和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的地區,自身擁有的資產(土地)質量較差,很難轉化成生產經營性和財產性收入。另一方面這些貧困人口綜合能力較差,在現有資產經營管理中缺乏相應的知識和能力從而改變這種被動狀態,還有加之社會保險等社會保障原因導致他們抗風險能力較弱,以及就業結構不合理、勞務輸出成本過高、過于依賴土地這種生產要素,種種原因導致這些低收入群體存在著極大的脆弱性,任何一個要素的失控都會導致他們陷入返貧的困境。

(三)生態環境問題依然突出,返貧問題依然嚴重

甘肅特殊地理區位,自然環境比較脆弱,生態災害發生相對比較頻繁。據國家統計局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0-2019年期間,平均每年發生地質災害13033.22次;平均每年農作物受災面積達2648.69萬公頃,占農作物平均播種面積的16.3%;平均每年自然災害受災人口27114.24萬人次、直接經濟損失3911.59億元。雖然甘肅實施農業保險政策,但與鞏固提升脫貧成果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且直接返貧風險依然很大。2020年底,甘肅省發布《關于做好災后重建易地搬遷和生態移民安置摸底工作的函》,按照“政府主導、群眾自愿,因人制宜、分類施策,省市聯動、合力推進”的原則,對遭受自然災害,需要進行易地安置的群眾;基礎設施薄弱、生存發展條件較差地區的群眾;地處林緣區、地質災害隱患區、生態保護區等生產發展受限地區的群眾;省內因其他原因需搬遷的群眾。但“怎么搬、如何安置”,能否實現“穩得住、可致富、能發展”仍需重中之重。

圖片甘肅脫貧攻堅中存在的問題

(一)精準識別貧困機制仍需進一步提高

工作人員在統計貧困信息過程中,無法準確地衡量貧困對象的收入。入戶調查工作人員大多以房屋類型、存款、聽取村民的描述來判斷他家的經濟情況。同時,據調查了解,村民在申請精準扶貧對象的時候,經濟情況由家庭成員填寫,無法真實計算家庭收支實際,而與村民、村委會工作人員交流信息,也是猜測申請人的經濟情況與貧困程度。有的家庭因自尊心而未申請以及部分的貧困對象并不是最困難,最需要去幫扶的現象存在。

(二)扶貧產業仍需持續穩固

扶貧產業發展是穩定脫貧的重點所在。扶貧產業要為群眾提供穩定就業,而且也是潛在收入的根源。在調查中發現,農業產業回報期長,易受自然災害、市場波動、技術指導、疫病防控等方面因素的制約,地區扶貧產業發展的種植、養殖等產業,大部分屬產業初級階段,農產品銷售仍以初產品為主,無深加工產業鏈支撐;宣傳、營銷等力度不夠,品牌意識不足。致使群眾的農產品市場競爭力不足,群眾信心不足,發展后勁不足,無法形成規模效應和品牌效應。

(三)基礎設施建設仍需進一步提升

基礎設施建設滯后是甘肅貧困的重要原因。雖然近年來取得了長足的改善,但在調查中發現,一是基礎設施建設標準不能滿足拓展脫貧成果需求。當前交通脫貧標準其建設標準偏低,路面偏窄,排水管道等配套設施,不能滿足群眾長期發展需要。二是基礎設施的維護和管理欠缺。據了解,在基礎設施規劃中,大部分投資由省市縣計劃安排,群眾自籌資金較低,但地處山大、溝深的深度貧困區,自然災害嚴重,導致農村基礎設施維護不到位。

(四)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仍需進一步強化

基層黨組織是脫貧攻堅戰、鄉村振興的主要組織者、實踐者,更是群眾脫貧致富的“領頭雁”“排頭兵”。據對村級黨組織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滿意度調查,“非常滿意”僅為19%,“較滿意”占24%,“一般”占44%,“不滿意”占13%。結合訪談,了解到部分基層黨組織在扶貧產業選擇、發展產業、領頭帶富等方面能力不足;部分村依然存在軟弱渙散問題。分析其因:一是農村基礎黨組織成員文化水平較低,大部分屬小學或初中文化水平,高中及以上文化水平較少,綜合素質、能力有待進一步提高。二是由于大部分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外出務工,留守的大多為“老、弱、病、殘”,發展有能力的優秀青年困難,甚至部分貧困村多年沒有發展黨員。三是黨員模范作用帶動不足。部分黨員在推進鞏固擴大脫貧工作中,表率、模范帶頭作用發揮不足。因此,村級黨員隊伍整體素質需要進一步提升,隊伍建設更需加強。

甘肅實現鞏固擴大脫貧成果的對策建議

甘肅是一個農業大省,又是一個欠發達的省份,地處西北內陸地區,農村貧困落后,農業基礎薄弱,社會經濟發展遲緩等構成了甘肅農村發展的典型特征。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使得農業自然生態因素復雜,自然災害頻發,農業發展的風險較大,嚴重影響農民對現代農業發展的信心和期望度。農民增收難、農村基層人才缺失、土地邊際收益遞減,因病因災致貧、融資困難及原建檔立卡遺漏的部分貧困人口等問題,已成為全面小康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瓶頸。歸根到底仍然是農村貧困和欠發展問題。在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勝利后的過渡期,甘肅必須從理論和實踐上對最短板高度重視,竭力尋找突破貧困滋生和循環的措施。

(一)建立健全相對貧困人口精準識別機制

精準識別相對貧困人口是后扶貧階段解決相對貧困長效機制的出發點??紤]到相對貧困人口的收入水平相對較低,且致貧因素復雜,可建立“相對貧困線+貧困原因”的城鄉多維一體化精準識別機制。這一機制要求在識別相對貧困人口時,不僅要以相對貧困的收入線為衡量依據,還要將收入和致貧因素相結合,從多個角度精準定位相對貧困人口。對于相對貧困線的制定,應充分考慮區域和城鄉差別,根據經濟發展水平、城鄉差距、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狀況和貧困人口分布特征等,制定差異化的相對貧困線標準。

(二)構建產業扶貧發展長效機制

產業發展是鞏固和拓展脫貧成果的必由之路和根本之策。一是要始終把產業扶貧作為重中之重,尊重產業發展客觀規律,明晰產業發展路線方向,創新產業發展思路舉措,根據不同地區集體資源、脫貧戶自身條件和需求,因村因戶因人施策,制定個體化、針對性的產業幫扶措施,推動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二是應遵循市場規律,根據各地的資源稟賦以及貧困戶的經營能力,引進適宜的發展項目,提高產業發展的持續性和有效性。三是因地制宜地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揮其引領、帶動作用。四是針對深度貧困地區實際,加大培育品牌,提升農產品競爭力。五是不斷完善產業發展與脫貧人口利益聯結機制,確保脫貧人口精準受益。六是要讓脫貧農戶參與到產業扶貧項目中,激發農戶積極性和參與度,在參與中提高積極性和發展能力。

(三)持續推進農村基礎設施扶持機制

一是積極開展農村基礎設施改造提升工程。推動農村通村、通組道路的升級和建設工程,推動電力入戶改造升級,推動農村安全飲水工程鞏固提升,開展農村網絡基礎設施改造升級。二是加強基礎設施的管理和維護。建議甘肅盡快出臺農村基礎設施后續管理機制,對已修建或在建的基礎設施,探索共享管理、共享管護、義工管護等不同管理機制。三是加大對農村基礎設施投資力度,建立健全基礎設施養護資金與經濟發展相適應的協調增長機制。由于深度貧困地區實際,建議取消移民搬遷中縣級財政、群眾在規劃項目中的財政配套比例和自籌資金。四是著力提升農村人居環境。有重點推動貧困地區點污水管網建設,改進農村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完善村莊衛生環境保潔制度,提升農村環境顏值。

(四)持續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

一是加強村黨組織隊伍建設。多方攬才,從致富帶頭人、返鄉創業人員、大學生村官等選拔人才補充到村黨組織隊伍;呼吁縣、鄉優秀干部服務農村黨組織建設,將優秀退休干部推選為村黨組織書記,加強村黨組織“領頭雁”“帶頭人”的作用。二是加強黨員隊伍建設。著力把黨員培養成致富能力強的頭等人物,致力使所有黨員都成為致富帶頭人;大力發展青年勞動力入黨,壯大組織隊伍;對于村支部班子后繼乏人的村,借鑒“留”(選優留下第一書記)、“選”(本地選擇)、“引”(聯系引進)、“派”(上級組織選派)、“任”(培養選拔任職)的辦法,強化村級黨組織“領頭雁”隊伍。三是大力推進黨組織標準化建設。實施村級黨組織提升行動,以“掛圖作戰”“掛牌督戰”形式,倒逼干部實干。四是充分發揮村級黨組織“領頭雁”“帶頭人”引領作用,大力發展村級集體經濟。深入以“黨支部+三變改革+企業+基地(集體經濟)+入股”發展模式,盤活村內各種資源入股,大力發展村集體經濟,為實現和鞏固穩定脫貧奠定基礎。

(五)充分激發農村內生動力

一是進一步加強扶志教育工作。引導脫貧人口轉變思想觀念,增強鞏固和拓展脫貧成果信心。開展面向脫貧人口的宣講活動,大力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勵志教育、典型脫貧穩定脫貧、科普等,激發脫貧人口自強意識。二是健全農業技術培訓體系。采取科技專家下鄉、專題講座、現場指導、“一對一”等多種形式,有針對性地開展果樹栽培、養護、管理以及養殖技術等培訓脫貧群眾,確保脫貧群眾能夠掌握相關技能,培養新時代實用型農民,增強致富本領。三是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結合企業需要,參照“政府+企業(合作社)+脫貧戶”等模式,開展定向、訂單等形式的技能培訓;同時依據市場需求,推行“短平快”技能培訓,強化脫貧人口職業技能。四是針對政策托底以及年齡較大群眾,開展道路保潔、生態護林等公益性培訓。此外,有條件的貧困地區開辦農民學校,扶志扶智扶技,提高脫貧群眾綜合素質,提升穩定脫貧內生動力。

(六)持續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

一是建立健全穩定脫貧與醫療保障機制。進一步擴大醫療保險用藥范圍、提高醫療報銷比例,減輕脫貧群眾就醫負擔;健全鄉村醫療衛生服務體系,改善鄉村衛生條件和醫療水平;鼓勵縣級以上醫院與農村衛生所結對幫扶,定期選派醫生到村就診巡回醫療。二是建立健全穩定脫貧群眾養老保障。推進農村幸福院、養老院建設,優先為脫貧老人提供服務;鼓勵社會資本投資農村醫養設施建設;提高養老補助,增強脫貧人口養老幸福感。三是健全政策兜底群體保障機制。持續完善社會保障和社會救濟政策是主要的幫扶手段,要完善自然災害救濟、失業救濟、孤寡病殘救濟等各類救助機制,適當提高低保、醫保、養老保險、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臨時救助等綜合社會保障政策對特殊群體的投入。四是構建社會保障合力機制。推進社會保障政策間銜接,成立由縣級領導任組長,由扶貧、民政、財政等社會保障負責人為成員,組成領導協調機構,加強制定統一認定標準,聯合識別認定、調整,實現信息共享,提高群眾辦理效率。

(七)推動鄉村振興與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銜接機制

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銜接,對摘帽后的貧困縣要通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鞏固發展成果,接續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群眾生活改善。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對擺脫貧困的縣,從脫貧之日起設立五年過渡期;鞏固和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這對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后扶貧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也為鄉村振興與鞏固和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指明了方向。經過多年的扶貧與脫貧實踐,我國的脫貧攻堅工作積累了大量的成功經驗和有效做法,應將這些典型經驗和做法與鄉村振興有機整合,構建“后脫貧時代”的可持續穩定脫貧機制。

此外,需要建立脫貧地區減貧政策的監督機制,跟蹤相對貧困人口的減貧過程,確保資源合理用于脫貧人口,同時對脫貧與返貧情況進行監督管理,切實提升鞏固脫貧實效。二是建立解決脫貧人口的考核評價機制,以可持續脫貧為標準,針對相對脫貧人口的脫貧質量進行考核評價,提升和擴大脫貧人口質量。

作者簡介

徐吉宏 甘肅省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

(責任編輯 王順利)











63K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12377
手機舉報APP下載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85589610
新西部網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029-85260304
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擁有新西部網所有版權 備案號:陜ICP備06011504號-3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手機版
欧美成人性生免费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