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掃一掃上新西部網
  • 不良信息舉報窗口
您的位置:
當前位置: 首頁 >> 調查筆記 >> 正文
華縣皮影:兩代非遺傳承人的執念
2021-07-01 13:10:40 來源:《新西部》2021年第5期 作者:呼東方

◎呼東方

華縣皮影的輝煌,離不開汪天穩與薛宏權這兩位非遺傳承人。他們因各自所處時代和生活境遇的差異,摸索出了完全不同的皮影雕刻之路。

4月22日,汪天穩的女兒汪海燕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組汪天穩在上海同濟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講座的照片。從這一天起,汪天穩被上海同濟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聘請為“高校高層次文化藝術人才工作室-數字未來實驗室”藝術指導大師,聘期兩年。同一天,少華山下皮影博覽園的薛宏權也在朋友圈發了兩組老藝人們在進行皮影戲《劉志丹闖關》排練的視頻。有意思的是,這一天汪海燕與薛宏權用微信呈現出來的狀態,剛好反映出汪天穩與薛宏權這兩位非遺傳承人當下對皮影的承繼、發展所執之念,以及各自所走的保護、創新之路。

從鄉野到廟堂

從嚴格意義上講,汪天穩與薛宏權的皮影傳承其實是有一部分“自家人”手藝沿襲的成份在里頭。薛宏權是和姐夫汪天喜學刻的皮影,汪天喜的手藝又來自哥哥汪天穩。而汪天穩與薛宏權雖然因各自所處時代和生活境遇的差異,各自摸索出完全不同的皮影雕刻之路。但在最初接觸皮影的時候,都緣自他們對這一平民大眾藝術的癡愛。西安南門里書院門外,順著城墻根朝東走不遠,就能看到汪氏(汪海燕)皮影工作室的指示牌。按著指示牌走不到100米,拐進一座住宅樓二樓,就是工作室所在地。一進門,十幾平方米的客廳里,犄角旮旯里掛滿了皮影。汪天穩很多出名作品《霸王別姬》《猴王鑾駕》《白蛇傳》等都擺放在這里。進門左邊的柜子里,則都是汪天穩取得的各類榮譽證書,最顯眼的就是2012年12月文化部授予汪天穩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皮影戲(華縣皮影戲)代表性傳承人的證書。大部分時間里,汪天穩并不在這個工作室,他的工作間在另外的地方?!笆菍iT刻皮影的一間房子,太小了,沒辦法接待外面來的人?!庇谑?,汪天穩所有需要應對的外來接待事務,都在女兒汪海燕這個工作室里完成。

汪天穩和他的作品

至今仍一口地道老家口音的汪天穩非常健談,他笑咪咪地坐在一旁,看著工作室里來來去去的人們,時不時主動與人寒暄一句。如果外人進到這里,不知他身份,是無法將這樣一位看起來毫不起眼的老人與國家級技藝巨匠聯系起來的?;貞浲?,71歲的汪天穩能清晰地道出每個細節。讓他記憶最深的,就是20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家鄉到處都有皮影戲班在演出。那時候,沒有人會留意到,臺前幕后都有一雙少年狂熱的眼神緊盯著舞臺上的一笑一顰,有時也走街串巷、逃學逃課地跟著皮影戲班到處跑。汪天穩至今也不明白自己這種癡迷與熱愛源自何處?!盎丶揖陀媚欠N硬紙板,自己摸索著用小刀刻皮影?!痹缒觊g,刻皮影的人在華縣一帶都被鄙稱為“影子匠”。皮影雕刻就是為皮影表演服務的,都是在幕后為皮影戲班修修補補,因而收入報酬很是微薄。在汪天穩之前,這一行當日漸式微,民間也鮮少有人肯下功夫學習這門繁復的技藝。這也是汪天穩的師父李占文愿意拋開“只傳自家人”的門第約束,接收這位主動上門學藝徒弟的原因。有專家評論:“如果不是汪天穩對皮影雕刻技藝的癡愛而繼承發揚這門手藝,以及他和他的弟子們不遺余力地傳承與推廣,皮影就不會有今天的規模與知名度,更不會從幕后走向前臺,為世人所熟知與喜歡?!?961年,11歲的汪天穩在姨夫的引薦下來到西安,跟隨原陜西省傀儡劇團的師父李占文開始學刻皮影時,是按月給劇團交糧食和費用的。據汪天穩回憶:“為了我學藝術,家中真是傾其所有了。有時候還是師父發了工資悄悄幫我把錢交給團里?!币荒甓嗪?,悟性極高的汪天穩已經掌握了皮影雕刻的基本技藝,能跟著師父為西安市皮影木偶劇團的新戲雕刻皮影了。1962年底,師父讓他獨自刻了《三打祝家莊》這部現代戲,20多個人物,他刻了近三個月。1964年,師父和劇團所有人都下放去了長安,汪天穩則被急需要雕刻樣板戲皮影的白水縣文化館借走。在白水,汪天穩跟師父所學的傳統皮影戲人物雕刻技藝沒有了用武之地。他只能順應時勢,雕刻由白水文化館皮影設計師設計的現代戲人物。從此時起,他就有了邊刻邊學,獨立應對各種新要求的能力。多年后,聊起往事,汪天穩總結自己藝術之路上有兩個重要的節點,其中之一就是18歲時參軍去了武漢的航空學校,成為一名修理飛機的鉗工?!爱斄似吣甑谋?,這對我以后的雕刻工具制作及改進有了很大的幫助?!?976年,汪天穩退伍回到家中,在等待分配工作期間,他一直在縣文化館刻皮影。當時適逢全國小戲調演,陜西華縣皮影戲在全國質量排名第一。隨后,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籌拍一部皮影木偶戲《迎春花開》,劇組找到汪天穩,讓他雕刻所需的人物和場景?!拔母铩苯Y束后,各地開始重視文化的復興和發展,汪天穩迎來自己藝術之路上的第二個重要節點。西安工藝美術研究所招收有技術的人才,已在陜化廠工作的汪天穩被看中。為了挖到這位特殊的皮影技藝人才,答應了他提出的所有條件。汪天穩說,自己能有后來的成就,與他進入西安工藝美術研究所是分不開的?!八锂敃r有很多繪畫和設計人才,我后來很多出名的作品都是由這些畫家繪制和設計的?!睋籼旆€回憶,1980年,日本民俗博物館想收藏一套《大鬧天宮》的皮影作品,這是汪天穩第一次刻大型作品,他的師父也從來沒有刻過?!八锏漠嫾耶嫼昧柘鰧毜畹谋尘?,我請來師父兩個人一起琢磨、研究了一個星期。完成了這幅作品所有的細節打磨與銜接。從這以后,再大的作品我也敢接手了?!闭窃谖靼补に嚸佬g研究所,皮影雕刻實現了與繪畫藝術的結合。汪天穩的創作風格深受所里眾多畫家的影響,他開始將中國畫的特點,慢慢融入到自己作品中,使他的皮影新作繪畫感強烈。這讓汪天穩和他的皮影作品有了對人性、對藝術本真的回歸和對國人曾經有過的智識生活的重新發現。從此時起,汪天穩的雕刻技藝和能力獲得了充分施展的空間,他代表國家先后為法國、加拿大等國家雕刻了《哪咤鬧?!贰栋咨邆鳌返茸髌??!对獛洝繁怀啥贾袊び安┪镳^收藏,《繡樓》被上海工藝美術博物館收藏,《西廂記》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汪天穩的藝術創新之路漸漸成形,他讓皮影脫離了生存母體,即皮影戲和鄉村,將其從中國民間的鄉村田野推向高雅的國際、國內藝術殿堂。

“何時國人也能將皮影掛起來欣賞”

“何時國人也能將皮影掛起來欣賞?”這句話,是薛宏權三十年前對妻子騫小鳳的感慨,如今,他的這個愿望早已實現。因為兩家有些遠親的緣故,騫小鳳從十五六歲的時候就時常聽起家里的大人們夸贊薛宏權的皮影刻得如何之好。身體孱弱的薛宏權從14歲開始在家和姐夫汪天喜學習雕刻皮影。1980年代中期,皮影戲在華縣民間的婚喪嫁娶中仍會出現,但已經開始遭到了電視、電影等的沖擊,慢慢走向式微。當地掌握雕刻皮影技藝的就是幾個老人。汪天喜是和大哥汪天穩學會了這門手藝,彼時有外國游客想購買皮影時,在西安工藝美術研究所工作的汪天穩就會讓弟弟和薛宏權幫著雕刻一些貼補家用?!把隀嗟奶熨x非常好,悟性極高,他下刀刻出來的每一個弧度都是別人模仿不來的?!比缃褚彩瞧び胺沁z傳承人的騫小鳳自愧自己永遠也無法超越丈夫。騫小鳳20歲時與薛宏權結婚,此時薛宏權的雕刻技藝已經相當出彩?!澳菚核窈昧司椭荒芙o我看,我看了心酸的很,這么好的皮影就只能放在家里自己欣賞?!彬q小鳳很不服氣,丈夫徒有一身技藝,家中卻窮得可憐。她想到老外愛買皮影,就說服丈夫背著刻好的皮影去臨潼兵馬俑、華清池這些外國游客多的地方試著去賣。第一次因為沒錢買門票,兩人無功而返,但他們兩人想到了把皮影放在兵馬俑旁邊的小店代賣的辦法?!霸谶@之前沒有人這樣賣皮影,我們是第一家?!彬q小鳳回憶起往昔,有些心酸地笑著說道:“當時一個皮影送到人家店里我們收10多塊錢,一個月他最多也只刻30多個。有時候人家要的多,急得不行的時候,我也開始學著刻皮影?!弊≡诖遄永锖懿环奖?,生活有了一點改善后,1993年,他們就在縣城的火車站旁邊租個了民房,安裝了一部電話,這樣一來出行和聯系起來就方便多了。因為要生存,薛宏權對皮影的傳承與從藝道路與汪天穩相比,更多地是走了一條讓皮影保護能通過生產性轉化的路子?!白畛醯臅r候,周圍根本沒有人來學,只能是我們兩個人邊刻邊賣?!彬q小鳳說:“那會兒皮影產品也有淡旺季之分,我最盼的就是春天天氣暖和了,外國游客來旅游的就多了,皮影也賣得快。秋天來了天冷了,游客少了就沒有生意。掙不到錢,我走在秋風掃落葉的路上,想著家里的孩子和薛宏權盼望的眼神,心情就非常沮喪,家也不想回?!蹦菚r候薛宏權常跟妻子感嘆說:“啥時候咱國人也能把這皮影當成藝術品掛在家里欣賞,就沒有淡旺季之分了,那該多好??!”1998年,華縣城建局第一次上門,提出將皮影做成禮品,送給來參觀學習的同行。薛宏權和妻子嘗試著把皮影粘在白紙上,簡陋的塑料框下面,還專門寫了幾行華縣皮影的簡介。做出來后,所有人都覺得:呀,原來皮影還可以這樣包裝起來呀!這是薛宏權的皮影作品成為禮品的第一步。此次訂貨,給薛宏權夫妻很大啟發,更多的訂單也陸陸續續找上門來,有時候甚至供不應求,就連2003年“非典”期間壓在庫房的作品都被求購一空。薛宏權和妻子就在華縣縣城最繁華的街道成立了華縣薛宏權皮影工作室,并在當地電視臺打廣告,辦免費培訓班,甚至從第二個月就開始給學徒們發工資。據騫小鳳回憶:“那會人特別多,三層樓里都是學員,包括下崗職工、刑滿釋放人員、村里的年輕人等,只要愿意學我們就教,但最終留下來的人并不多?!痹谘隀嘁I下,華縣有一段時間出現了很多皮影培訓班,有些是汪天穩和汪天喜的徒弟開辦的,有些甚至是薛宏權的學生開辦的。山西、河南也有很多年輕人來學習,并把這門技藝帶回自己家鄉。一些頗有建樹的學員,甚至成了自己家鄉的皮影傳承人。如今在西安的書院門、大唐不夜城等游客聚集的地方,都能找到這些新一代傳承人的蹤跡。生存問題解決后,薛宏權又緊抓國家重視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傳播的機遇,開始主動出擊,參加一些全國性的比賽。在北京參加的“中國首屆文物仿制品暨民間工藝品展”中獲得銀獎,薛宏權心里還有些不服氣。

正在工作的薛宏權

2004年11月,薛宏權被共青團陜西省委、陜西省農業廳等七家單位聯合命名為“陜西省優秀青年農民”和“陜西省服務農村青年增收成才先進個人”,并入選中國西部專家庫“皮影設計雕刻專家”。12月份,隨陜西省政府和省文化廳赴香港參加“陜西·香港經貿合作周”。緊接著,2005年春節又應邀去新加坡參加“第十二屆春城洋溢華夏情”民間藝術展演。這年9月,參加“冀東油田杯中國皮影雕刻藝術大賽和展覽”獲展覽一等獎、雕刻“神刀”二等獎。陜西省發改委、陜西省工藝美術協會授予他“陜西省工藝美術大師”稱號。更多榮譽隨之紛至沓來。2006年12月,薛宏權被載入《中國民間藝術名家指南》。2007年2月,被華縣人民政府授予“華縣皮影雕刻傳承人”稱號。這年9月份,赴韓國參加“中韓企業經貿合作交流會”,加快了皮影這一民族文化產業對外發展的步伐。在薛宏權看來,他能取得這些成就,都是得益于所處大環境的改變?!?004年時,我參加中國東西部交易會的時候,好多人不認識皮影,現場好多人問我這是不是糖畫,能不能吃?通過國家對傳統文化的重視,現在的人大老遠一看就說:這是皮影??!這種無形的影響力,太厲害了!”

一輩子的執念

有專家認為,作為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汪天穩對皮影雕刻技藝最大的開創性貢獻在于他首次引畫入影,創造了全新皮影表達模式,使皮影雕刻脫離了皮影戲表演的束縛,開拓了現代觀賞性工藝皮影的創新之路。其實這個評價還不盡然。業界認為,汪天穩對于陜西皮影的歷史淵源、傳承流變、風格特點、舊稿古譜甚至行規風俗都爛熟于胸,尤其是對于皮影工藝的繼承與創新,對失傳圖稿的整理與復制,對老皮影的鑒定與修復都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外關于皮影學術研究的第一手資料大都來源于他,因而在業界被稱為“活的皮影博物館”。半個多世紀以來,汪天穩的個人皮影雕刻事業經歷了三個輝煌的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他對傳統皮影的整理和繼承,其中全本《白蛇傳》是其代表作;第二個階段是把傳統皮影工藝與書畫結合,創造出了當代牛皮雕刻畫工藝,并創作了世界最大的牛皮雕刻畫《清明上河圖》,這是汪天穩與國內中青年藝術家對皮影現代性設計性改造的另類實驗性想法的實現;第三個階段,與中央美術學院合作,完成了重量級的現代藝術作品《九重天》《刑天》《蚩尤》,這套作品完全突破了傳統的藩籬,并使皮影工藝取得了革命性的突破,奠定了皮影雕刻藝術在現代美術中的地位。2006年,汪天穩被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這一年,皮影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2011年,中國皮影戲被列入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目錄》;2012年,汪天穩被文化部命名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華縣皮影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其實,從1980年代開始,汪天穩就有意識地將雕刻的技藝通過弟弟汪天喜和薛宏權等人開始在民間傳承。據他回憶:“1980年代末期,皮影在外國游客中間有市場的時候,我們一個村乃至一個鄉和整個華縣,都有很大一部分人在雕刻皮影?!?007年退休后,汪天穩受邀成為家鄉華縣一家文化公司的首席顧問,成立了“汪天穩皮影藝術研究院”。后來這家公司遷到了西安的大唐西市,汪天穩也為自己和弟子們能在這家公司創作和研究,雕刻適銷對路的皮影產品而繼續努力著。作為一個大半生都在國家機構里創作的老派藝術家,汪天穩并不擅長市場經濟下的各種經營和運作方法,他更習慣在一個穩定的環境里能專心創作和雕刻自己喜愛的皮影。華縣這家文化公司出現經營問題后,汪天穩不得不帶著自己的幾個徒弟開始經營他自己的皮影工作室。在這期間,汪天穩代表國家參加了法國、德國、吉爾吉斯斯坦、緬甸等國家的文化交流和皮影個人展。還接受了新加坡等國的國際訂單。2016年,他和幾家高校合作,發起了皮影動漫創作與研發,拓展皮影表達的多種可能性。如今,汪天穩的女兒汪海燕也走著與父親一樣的創新之路,先后與世界各大著名企業阿瑪尼、可口可樂等公司合作,用皮影的表現手法再現了這些品牌的標志。今年4月26日,她制作的十二生肖版系列皮影獲得了2020年西安市優秀文創產品銀獎。2017年5月,汪天穩帶著他的大型巨幅作品《山海經》,代表中國參加了第五十七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中國館的展覽。這幅作品,也屬汪天穩皮影雕刻技藝的又一巔峰之作。其實,在汪天穩的世界里,他一輩子只有一個執念,就是刻好皮影。他一直想在有生之年將自己知道的傳統皮影,在自己的手中重新刻制一套保留下來,讓這些保留了中國傳統文化精髓的作品,能成為皮影的本真的回歸。

汪海燕工作室

大半生在國家機構里專心雕刻皮影的汪天穩在退休后才經歷了市場經營和產業化、商業化運作。盛名之下的大師也明白,只有通過生產性保護,皮影才能一直持續地存活下去。但作為他這樣的巨匠,卻時常得協調和應酬各種經營事宜,感覺自己有時為市場需求而喪失了藝術追求。最讓他頭疼的是,有時為了尋找商機,不得不違心按別人的要求復制大量適銷的產品,但這些簡單的工藝品和千篇一律的復制品帶來的市場利益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捌び爱a業化道路有其弊端,一味強調它的市場化,勢必會毀掉皮影的藝術未來?!比缃?,面對市場里充斥的大量粗制濫造的復制品,汪天穩認為,皮影作為一種文化產品,應向高端工藝術品發展。

有傳承才有生命力

4月23日,記者一大早來到少華山景區門口的皮影博覽園時,幾輛大巴車正有大學生和小學生嘰嘰喳喳地從車上下來,一頭華發的薛宏權忙著接待這些研學的學生們,把其他事務都安排在了中午十二點以后。今年春節過后,薛宏權微信朋友圈發的內容幾乎都以研學、考察、調研為主??梢钥吹贸鰜?,他日常的大部分精力都已用在接待研學學生的事務中了。少華山下的這個皮影博覽園是2019年7月薛宏權投資500多萬元開始建設的,到2020年5月試運營時,因為疫情的影響,幾乎沒有什么收入。直到今年春節后,各地來研學的學生多了起來,有著40多名員工的博覽園才逐漸有了收入,邁入正軌。盡管2015年10月華縣改名為華州區,但很多人仍習慣稱皮影為華縣皮影。而在皮影博物館,薛宏權已經將舊稱都改為新域名。外墻上的兩句話引人注目:華州,世界皮影發源地;華州,中國皮影之鄉。皮影博物館占地4畝,含皮影戲劇場、明清皮影珍品博物館、制作工坊、華州45項非遺項目傳習館。博物館的建成,了卻了薛宏權多年的心愿和情結。他笑著說:“很多人說我刻皮影刻太多了,現在長得都像皮影了。如果不是這個情結,我也犯不著冒著風險將城里五層的商業鋪面抵押給銀行,貸款建成這個博覽園?!?/p>

華州皮影博覽園一角

“我小時候,村里人婚喪嫁娶都是演皮影戲,如今在農村已經很難看到皮影戲。我從事這個職業后,只有政府接待外事活動才能看到皮影戲的影子?!毖隀嗾J為:“皮影要傳承下去,讓新一代的年輕人喜歡,就必須給皮影注入新的血液,從劇目的表演、造型設計以及演出方式等方面進行創新?!?015年3月,薛宏權憑借其精湛的皮影雕刻技藝,被上海戲劇學院聘請為皮影雕刻主教老師,把華縣皮影這一民間傳統技藝在高校進行傳播。薛宏權覺得在高校講學的過程中,自己也受益匪淺?!霸谏蠎驇дn的時候,我和年輕人一起聊皮影如何能創新發展,年輕人想法非常超前,讓我的腦洞大開。2016年5月回到華州,6月我就把皮影團隊搞起來了?!毖隀鄧L試在傳統皮影的基礎上成立了創新皮影演出團,用現代的舞臺、音響、舞美、燈光、特技等先進技術和皮影戲演出相結合,以現代舞、芭蕾、兒童劇、成語故事、寓言故事及神話傳說等為題材,創作出一批優秀皮影戲劇目,公演后引起較好的社會反響。這幾年,薛宏權帶著他的團隊,帶著他的皮影《喜兒》《絲路風》《邁克·杰克遜》《悟空》到奧地利、哈薩克斯坦、蒙古國等國進行文化交流,讓更多人了解中國文化,了解華州皮影。薛宏權從制作皮影起家,經過千辛萬苦,才尋得生存之路。他最懂得這個來自華縣鄉野民間的藝術,要想在市場浪潮中生存下去,保持生命力,就得順應時代變革的流向。2018年,“宏權皮影藝術有限公司”更名為“華州宏權影藝文化傳承發展有限公司”。近些年,他將自己的皮影重新定位,不再走大眾市場化道路。他說:“隨著機械時代到來,機器生產皮影更快,價格低廉,手工皮影無法競爭,那么只能走高端的私人定制路線。這些年,我的皮影大多賣給那些喜歡皮影,懂得手工制作,懂得皮影藝術價值的人群?!迸c汪天穩一樣,薛宏權也一直記得年少時第一次看到皮影的盛況,“那才是皮影真正的生命力所在?!彼c汪天穩所不同的是,作為最年輕的皮影雕刻大師,他要將這一幕重現。皮影博覽園建成后,薛宏權組建了三支演出團隊,傳統的碗碗腔老藝人被他一個個找到,請到了少華山下?!坝袘虻臅r候來演出,沒事的時候在家休息。有精力的情況下,指點一下年輕的演員們?!彼€把老腔藝人也請到了這里,又組建了一支80、90后的年青表演團隊。薛宏權團隊今年創新的皮影劇《哪吒傳奇》是一部大型的多媒體皮影舞臺劇,他邀請了國家級編劇、導演、舞美進行排演?!皞鹘y皮影造型人物臉部都是側臉并且是空臉,用線條來體現臉部輪廓。哪吒將以動漫人物形式表現,采用實臉、大頭、大眼睛造型,側臉和正臉都有,將更符合年輕人的審美?!毖隀嘟榻B說。作為老一輩的大師,汪天穩有時會替薛宏權擔心?!叭说木τ邢?,這樣一來他就沒有時間專心搞皮影的創作了?!倍鳛樾乱淮沁z傳承人中的翹楚,薛宏權更多時候又在考慮,能不能更好地將皮影和皮影戲表演引入當下快捷的新媒體中去呢?

(本文采寫過程中參考了張欣主編的《雕光刻影》一書,部分圖片由薛宏權提供,一并致謝?。?/span>

(責任編輯 王順利)

63K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12377
手機舉報APP下載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85589610
新西部網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029-85260304
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擁有新西部網所有版權 備案號:陜ICP備06011504號-3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手機版
欧美成人性生免费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