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掃一掃上新西部網
  • 不良信息舉報窗口
您的位置:
當前位置: 首頁 >> 調查筆記 >> 正文
安塞非遺“五鄉”的高光效應
2021-07-01 15:25:25 來源:《新西部》2021年第5期 作者:呼東方 郭岐武

◎呼東方 郭岐武

從1988年被文化部授予“全國民間繪畫之鄉”開始,安塞先后又被授予了“剪紙之鄉”“腰鼓之鄉”“民歌之鄉”和“曲藝之鄉”,成為了全國少有、陜西惟一的“五鄉”之縣。如今,安塞的這些民間技藝都已經成為國家級或者省市級的非遺保護項目,而且成為生產性保護的成功范例。

剛剛過去的“五一”假期,由延安市安塞區文旅局主辦、安塞黃土情文化演出有限公司承辦的“黃土魂·鼓鄉情”晚會,每晚在安塞區馮家營千人腰鼓文化村為觀眾演出?,F場不僅吸引來近萬名游客,而且成為快手和抖音直播的熱點。1984年,電影《黃土地》熱播,讓安塞腰鼓名揚四海。而早在1970年代,安塞當地的文化學者陳山橋、于志明等就開始致力于深度挖掘和整理安塞民間流傳下來的剪紙、民歌和農民畫等。到20世紀80年代,這些民間藝術同腰鼓一起,已在國內外引發轟動性的關注。隨著腰鼓、民歌、說書、剪紙、農民畫逐一成為了國家和省級非遺項目,安塞先后被國家文化和旅游部授予“全國文化先進縣”和“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稱號,并由此成為全國少有、陜西惟一的“五鄉”之縣。

“剪”出來的天地

也是在“五一”期間,陜西省非遺產業促進會為喜迎十四運,特別推出十多款非遺類特許商品上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陜北剪紙風格《第十四屆全運會剪紙紀念冊》。余澤玲作為主創人員參加了融匯34個體育項目、十四運會標及三秦人文盛景構成的紀念冊設計工作。其實,33歲之前,余澤玲從未想過用小時候跟老人學來的“鉸花花”掙錢,如今,她不僅養活了一家老小,而且上了中央電視臺,成為遠近聞名的剪紙老師。更沒想到自己剪出來的作品,能被國家體育總局、陜西民俗博物館等單位收藏。余澤玲師父李秀芳也是鄉間有名的巧手。余澤玲拜師的時候,李秀芳早已受邀帶著她的作品在法國等地進行過表演。余澤玲說,她最感激兩個人,除了師父李秀芳,另一位就是曾任安塞文化館館長的陳山橋老師?!皫煾附虝铱孔约旱奈蛐院拖胂罅θゼ糇约盒睦锵胫臉幼?,還把我帶到了文化館參加培訓班。陳山橋老師教會我找到自己作品的不足?!碑斈?,為了剪好一只自己心目中的公雞,余澤玲不知剪了多少舊報紙。她總以為自己已經完成的作品,老師們一看就能找出欠缺的地方。據當年同在安塞文化館工作的于志明回憶,從1980年代開始,陳山橋上山下洼,踏遍了安塞的山峁溝梁,莊莊戶戶,對安塞的剪紙進行了一次大普查。他走訪、收集、整理那些婆姨女子手中的“花樣子”,把每一個能剪紙的人都登記造冊,銘記在心。陳山橋認為,農村婦女自學的剪紙是沒法再提高的,要提高就必須辦學習班。他向當時的縣文化局提出辦班建議,獲得支持,于是,全縣能走動的、會剪紙的婆姨被集中到縣文化館“鉸花花”,縣上提供紙張,管吃管住。事實證明這一方法行之有效,很多散落在民間的幾近絕版的剪紙花樣被高手們一一呈現出來,安塞剪紙由此被世人所知,高金愛、白鳳蓮等4位民間藝術家還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世界剪紙藝術大師”稱號,余澤玲的師父李秀芳則被國家文化部命名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傳承人。

undefined

腰鼓是安塞的重要標識

安塞文化館舉辦各類學習班的習慣從那時起就保留了下來。如今,安塞舉辦的是五大非遺品牌培訓班,除了剪紙,還有腰鼓、民歌、說書和農民畫。據安塞區文旅局提供的資料顯示,近年來,安塞先后舉辦非遺培訓36次。通過專家、傳承人授課和演示相結合的辦法,組織舉辦安塞剪紙培訓班9期,參加培訓人員800人次,創作的作品分別在全國、省級展覽和比賽中獲獎。余澤玲說,她當年參加學習班,每期學習四十天或者兩個月,她一期也沒拉下。1996年,她的作品通過縣文化館的選送已經開始獲獎。1999年,延安楊家嶺的窯洞賓館剛建成,余澤玲受邀去賓館表演剪紙,第一天就收入200多元。余澤玲高興壞了,要知道當時一個男人打一天工才有3元的工資。在窯洞賓館表演一年后,余澤玲在游客眾多的棗園租了一個攤位。在為游客現場剪紙的過程中,余澤玲的很多作品是按游客要求完成的,這樣的歷練,對她后來創作能力的提升有很大幫助。因三個孩子需要上學,余澤玲又回到安塞,在文化館受邀駐館表演。從此時起,她的作品井噴式地不斷獲獎,并且不斷接到來自全國各地甚至國外的訂單。特別是為迎接北京奧運,2005年初,她歷經兩個多月創作出長10米、寬0.8米,涉及中國傳統民間體育的巨幅剪紙《全民健身迎奧運長卷》,被國家體育總局收藏。同時她創作的剪紙藝術作品《陜北信天游系列》畫冊,被確定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國體育軍團禮品。余澤玲坦言,雖然她的師父李秀芳這一代剪紙大師們讓安塞剪紙名動天下,李秀芳甚至當選過陜西省人大代表和全國三八紅旗手,但老人們并沒有因此在經濟上受益。剪紙真正給手藝人帶來利益,是從余澤玲這一代開始的。因為剪紙手藝,余澤玲成為家中的頂梁柱,供養三個孩子上學、成家立業。如果沒有經濟收益,或許她早因生計放棄剪紙另謀生路了。2020年之前,余澤玲剪紙收入可達20多萬元,她的單幅作品市場訂價達4萬多元。而她帶的多年的徒弟,收入也能滿足一家人的日常開支所需。2010年春節,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播出了一段《安塞農民余澤玲,剪紙走上致富路》的新聞。此時的余澤玲已成為陜西省工藝美術大師,后又成為非遺傳承人。這幾年,在當地文旅局和文化館幫助下,余澤玲不僅成立了余澤玲民間藝術合作社,帶了上百個徒弟,還收了很多慕名而來的外地學生。她的身影還時不時地出現在各中小學的課堂上,因為剪紙也成了孩子們喜歡的手工課。

圖片

undefined

剪紙非遺傳承人余澤玲

如今,除了接一些高難度的大幅作品外,余澤玲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對師父和老一代剪紙藝人作品的挖掘、研習上。她發現,自己的很多徒弟和學生越來越趨向于把剪紙剪得逼真,而這恰恰失去了安塞剪紙神似而形異的特點。據考證,安塞剪紙具有遠古文化化石的功能,比如高如蘭、曹佃祥等人的作品,其造型與周、商、漢代的玉佩和石畫像非常相似,這讓安塞剪紙具有的考古價值超越了剪紙本身。安塞剪紙具有深邃的歷史文化內涵,包含了美學、歷史學、哲學、民俗、考古學、文化人類學等多方面的內容,被學者專家們稱為“活化石”“地上文物”。正因如此,作為非遺傳承人的余澤玲更有了一種緊迫感,她說:“我得趕緊學,趕緊悟,一定不能讓師父和老一代人的技藝絕了!”

從剪紙到農民畫

“我們會剪紙的就會畫畫,會畫畫的就會剪紙?!边@是安塞農民畫非遺傳承人王福麗介紹起自己的作品時,首先講的一句話。這句話也道出了安塞農民畫的淵源。安塞現代民間繪畫是1970年代末在剪紙、刺繡、布玩具、炕圍畫等眾多民間藝術形式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新興民間藝術形式,而推動這種藝術形式形成的最關鍵的人物依然是陳山橋。據安塞學者、作家郭志東所記,1979年冬,陳山橋在對民間剪紙普查的時候遇到剪紙大師白鳳蓮,當時白鳳蓮要剪一幅大的炕圍花,她在紅紙上畫了一個底樣,讓站在一旁的陳山橋非常震驚。隨后,他將這一發現告訴了延安地區文化館美術組組長靳之林。1980年5月20日,《延安民間剪紙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當時上海金山農民畫也正在鄰廳展覽,正在觀看的靳之林猛然想到,這樣的農民畫,安塞的婦女也能畫??! 1980年7月,安塞文化館辦了一期很特別的剪紙創作班,全縣30多位剪紙能手參加。剛開始誰也不提畫畫的事,陳山橋讓大家能畫的就畫,不能畫的就剪。老太太們拿起筆的手哆哆嗦嗦,陳山橋、靳之林就啟發她們以剪紙的造型、刺繡的色彩作畫。有些婆姨把握不住造型,還是先剪個樣子,再拓在紙上勾勒出外形,再填上色彩。最終,陳山橋在這次創作班中選了9幅繪畫作品,參加了中國美術館陜西民間美術展覽。1981年,安塞文化館正式舉辦了一期以繪畫為主的創作班。1982年大年初一,56幅安塞民間藝術品在中國美術館展出,其中曹佃祥的作品《大公雞》讓很多現代美術家拍案叫絕,稱這才是真正的現代派。著名畫家靳之林回憶道:“我記得好幾個中國的油畫家看到高金愛的《喜鵲窩》《喂雞》后說,這個顏色搭配,印象派絕對達不到?!彪S后的1982年,張芝蘭的《谷林間》、高金愛的《娃娃魚艾虎》、李秀芳的《端午節》等7幅農民畫又入選了法國巴黎“獨立沙龍”展出。從此時起,安塞農民畫以構圖奇美、想象力豐富、手法大膽、色彩效果突出,被國外評論家譽為“東方的畢加索”。1987年,薛玉琴的《牛頭》榮獲中國農民畫大賽一等獎,高金愛的《伏虎》榮獲二等獎;1988年,曹佃祥的《大公雞》登上中國美術權威雜志的封面。1989年,安塞農民畫被中國美術館收藏40余幅,陜西省展覽館收藏24幅。法國、美國、瑞士等外國友人及國內美術收藏家購買達110余幅。1988年,安塞縣被國家文化部命名為“中國現代民間繪畫之鄉”。2007年5月,“安塞民間繪畫”被列入陜西省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王福麗和余澤玲一樣,師承非遺大師李秀芳?!拔液屠罾蠋熓且粋€村的,師父把我帶到了文化館,是陳山橋老師輔導我們如何畫畫的?!蓖醺{悘男「赣H剪紙、刺繡和畫畫,耳濡目染。她母親的畫也被收藏在安塞文化館中。在文化館參加學習期間,王福麗將主要精力放到了繪畫上?!澳菚r候根本沒想到畫個畫還能有收益,就覺得自己喜歡這個,每次一畫起來,什么煩惱憂愁都不記得了?!蓖醺{愓f。圖片

undefined

民間繪畫傳承人王福麗

王福麗最早的收益,是她的作品獲獎后得到的獎金。隨著外出參展和比賽機會的增多,有人開始向她訂購作品?!拔业淖髌范际亲约憾▋r,從剛開始一幅幾十元,后來到幾百、幾千元不等?!甭?,王福麗的作品在市場上有了固定的標價和客戶群體。繪畫和帶學生,年收入近20萬元,讓王福麗擺脫了來自家庭與生存的壓力,能專心投入到創作中。據她所知,安塞目前常年從事農民畫創作的不下200人,基本都有一定的收入,“比給人打工強”。2018年,王福麗成為非遺傳承人,她不僅在文化館駐館創作,還積極參加政府舉辦的藝術節。她說,“這可以讓非物質文化遺產走進百姓生活,我當然要積極參加?!睋踩穆镁仲Y料顯示,近些年來,安塞連續舉辦老、中、青結合的農民畫創作培訓班15期,培訓學員500余名,創作出了《富裕人家》《喂兔》《放羊》等一大批優秀作品。

陜北民歌的安塞味道

一大早,安塞文化館二樓還沒有觀眾,大廳里已響起悠揚的歌聲:“對壩壩那個圪梁梁上那是一個誰……”聽到有人來,歌聲戛然而止。這一天,青年民歌手曹慧接受文化館和黃土情文化演出公司邀請,給西安郵電大學研學的大學生們現場演唱陜北民歌。另一位被邀請的演唱者,是剛剛參加完央視《星光大道》的男歌手杜志宏。陜北民歌被譽為世界三大民歌之一,廣袤的黃土高原上,民歌高手層出不窮。那么,安塞民歌是如何從中脫穎而出的呢?這還得從一個叫于志明的人說起。1970年,安塞文化館分配來一位學財經的大學生,他叫于志明?,F在翻到很多膾炙人口的陜北民歌曲譜時,很多標注的都是于志明整理。當年,于志明與北京來的知青組成毛澤東思想宣傳隊,他們對陜北獨有的文化產生濃厚興趣。從1981年6月,在一年半的時間里,于志明帶幾個同伴跑遍了安塞的溝溝峁峁,不僅挖掘了很多散落在民間的絕版曲調,還激勵了很多像賀玉堂這樣殿堂級的“最后的原生態歌手”自信地唱出了自己的心聲。一年半后,于志明將收集的1000多首民歌精選后,編輯了一本《陜北民歌》,這本油印了不到200本的冊子,被專家譽為“陜西全省內最精美、最全面的一部民歌集成”,于志明由此獲得陜西省文化局頒發的“民族音樂搜集整理優秀工作獎”。于志明的貢獻,后被業內認為是繼20世紀初北大《歌謠周刊》延伸到1930年代延安魯藝陜北民歌采風,以及1960年初延安民歌手藝人白秉權、孫韶等人參加的民歌調查之后,對陜北民歌的第三次大范圍收集整理,影響不可估量。而對安塞來說,由于于志明的努力,使地方群眾性文化活動空前活躍起來。那些此前被人們嘲笑為“瘋張孤道”對著山溝、鹼畔吼歌的信天游歌手,開始登上藝術殿堂。賀玉堂后來成為了陜北民歌國家級非遺傳承人。

undefined

民歌手杜志宏與曹慧

類似于志明的民間普查調研,安塞后來還組織了多次。據資料顯示,安塞對全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資源進行了“區不漏鄉、鄉不漏村、村不漏戶、戶不漏人”的拉網式普查,共普查登記非物質文化遺產鄉土人才13000人,其中安塞腰鼓12250人,民間剪紙、繪畫、刺繡、面花等民間美術人才750人,并分別建立了電子、紙質檔案。在普查的基礎上,建立國家級、省級、市級、區級非遺人才庫。特別是近些年來,安塞先后培訓民歌手360余人次,其中15人走上了中央電視臺“星光大道”舞臺。安塞本土的學者郭志東認為,民歌在陜北的縣級行政區域內,沒有第二個縣區能達到安塞這樣有廣泛的群眾參與度和知名度,安塞是中國最具代表性的陜北民歌之鄉。2007年,王二妮帶著她的民歌,在安塞縣政府和民間藝術團的全力支持下,參加了央視“星光大道”比賽,一路沖進周賽、月賽、年度總決賽。在王二妮的帶動下,“星光大道”舞臺上又出現了王建寧、劉春風、賀東、劉妍、劉軍等安塞民歌手。剛參加完《星光大道》的民歌手杜志宏,曾經以室內裝修為生,從小有一副好嗓子,愛好唱歌。在經歷過生存與愛好的掙扎后,他最終還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皠側胄械臅r候,還受到冷遇?!倍胖竞暾f:“有些歌手覺得我以前干得挺好的,為啥要唱歌,畢竟這個圈子競爭這么激烈?!痹诓芑酆投胖竞昕磥?,老一輩民歌手與現在年青一代已經完全不同?!斑^去都是在節慶日、婚喪嫁娶或日常喜怒哀樂的時候,用歌聲表達自己的情感。大字不識的老農民,看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隨心所欲,很多詞這地方唱完到那地方就忘記了。這樣原生態的歌手現在很少了,我們這一代歌手基本沒人能這樣子唱了?!彼麄円渤姓J,新媒體對年青一代民歌手影響非常大。當下,安塞民歌與很多非遺項目一樣,也面臨著繼承傳統與推陳出新之間如何平衡的問題。杜志宏和曹慧都表示,他們有時也會去拜訪老一代的民歌非遺傳承人,因為他們覺得自己都有一種使命感,希望把原生態的民歌傳承下去。在這個過程中,不能把古老的元素丟失太多,只有保存了獨特性,安塞民歌才會有更強大的生命力。

空前繁榮的說書

在前一晚接到黃土情演出公司的表演通知后,趙華英將自己寫好的《張思德》的劇本裝好,準備表演之前送到宣傳部?!皬埶嫉庐斈昃蜖奚诹税踩?,配合今年的黨史教育,我按張思德的實人實事,寫了一個六場的說書劇本?!壁w華英說,他以前把這個說書劇本的錄音資料送給過有關部門,但因一直沒有經費,無法上演。陜北說書是西北地區十分重要的曲藝說書形式,主要流行于延安和榆林等地。以前的說書人,十有八九是瞎子或半瞎子,俗稱先生或書匠,全靠走街串村到處說書謀生,早年在民間被視為是下賤的營生。其表演方法就是運用陜北的民歌小調演唱一些傳說故事,表演形式為一人自彈自唱,伴奏樂器為三弦或琵琶。此外,還有綁在小腿上的以兩塊木板制成的甩板,以及綁在手腕上的被稱作“嘛喳喳”的一串小木板,這是作為打節奏用的。與陜北說書有關的有兩位很重要的人。一位是韓起祥,榆林橫山人,因在延安給毛澤東等人演出而出名。他在陜甘寧邊區的時候,自編自演了《劉巧團圓》《翻身記》《宜川大勝利》《我給毛主席去說書》等500多個新段子,讓陜北說書廣為人知。他還改革了說書的音樂伴奏,增加了梆子、耍板等樂器,并創造性地把陜北民歌信天游以及道情、碗碗腔、秦腔、眉戶等劇種的曲調融于說書中,使這一藝術形式更加豐滿。1944年8月,韓起祥參加陜北說書討論會,結識了賀敬之、馬昆、桑夫、趙營等文藝界領導與作家,還應邀到魯藝與張庚、呂驥、馬可、安波交流,編《反巫神》《二流子轉變》等,改編《四岔稍書》,并創辦陜北地區曲藝館。建國之后,韓起祥歷任西北曲藝改進會主任,中國曲藝研究會副主席,中國文聯第三、四屆委員,中國曲藝家協會第一、二屆副主席和陜西分會主席。另一位是張俊功,也是橫山人。他是陜北說書的一位改革者,一生致力于民間說書,是陜北說書歷史上的里程碑式的人物。1970年代,張俊功把陜北說書由坐場改為走場,把一人改為多人,自成一派。改革開放后的陜北說書,人物角色分工更加明確,互相酬唱應答,有了身段及表情表演,并且講究舞臺風度、手、眼、法、步等規范,使這項民間藝術得以大力發展。2006年5月,陜北說書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解明生成為繼韓起祥、張俊功后,陜北說書的又一位代表性藝人,如今是安塞僅有的國家非遺項目陜北說書代表性傳承人。其演奏技巧獨特,語言精練,唱腔圓潤,表演細膩入微,人物塑造逼真,尤其擅長陜北說書音樂,是陜北說書“單音”定弦第一人。趙華英是解明生的徒弟,也算得上是陜北地區第一代學說書的“明眼人”。如今趙華英是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促進會理事、延安市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陜北說書)代表性傳承人、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陜西省曲藝家協會理事、延安市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安塞區曲藝家協會主席。少年時的趙華英體弱多病,卻愛好文藝。1984年,解明生到趙華英的村上演出時,收趙華英為徒。趙華英讀過書,對前輩們口口相傳下來的段子做了一定的文字整理。1989年,解明生組建安塞縣曲藝隊,趙華英跟著師父到處演出。2000年,一向重視民間傳統藝術的安塞縣政府將曲藝隊納入事業單位編制,趙華英與師父的生活從此穩定下來,并專心致力于陜北說書藝術的研究、探索和傳承。

undefined

陜北說書演出,右一為趙華英。

2015年12月28日晚,“中國曲藝之鄉”授牌儀式在安塞文化藝術中心劇場舉行,安塞成為了陜西惟一的“五鄉”縣區。很多人并不知曉,為了這塊牌子,趙華英付出了多大努力。從2013年5月開始,他就開始為申報搜集資料,撰寫報告?!鞍凑涨囍l的要求,安塞必須要有一支專業的曲藝團隊,我和師父從2010年起就籌辦安塞陜北說書研習所、籌備成立了安塞曲藝家協會?!壁w華英愛說一句話:曲藝一頭連著歷史,一頭連著現實,它既是群眾喜聞樂見的表演藝術,又是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近幾年,安塞文旅局累計舉辦曲藝培訓班6期培訓200人次,50多位曲藝新人脫穎而出。趙華英現在是安塞曲藝協會主席,在他的推動下,安塞的曲藝社團如雨后春筍般發展起來,目前民間曲藝社團組織數量達到13個,從藝人員129人。2016年6月,在第九屆巴黎中國曲藝節上,趙華英等安塞曲藝家表演的陜北說書《大腳娘》,以幽默夸張的手法演繹陜北農村婦女豪放的性格,不時博得法國觀眾的陣陣掌聲,并獲得此次活動銅獎。當下是陜北說書和安塞非遺文化空前繁榮的時期,但作為非遺傳承人,趙華英卻看到了其中隱藏的危機?!澳壳霸谟芰?、延安及陜北周邊省區共有陜北說書藝人1000多人,平均年齡55歲左右,整體年紀偏大,后繼乏人?!壁w華英憂心忡忡地說:“現在大部分說書藝人還是靠跑廟會維持生計。有些縣、市級傳承人為了維持生活,往往是說完書后馬上又要聯系臨時工作,根本沒有傳承的財力和精力?!?/p>

腰鼓之鄉辟新路

走過包茂高速延安到榆林段的人,大都無法忽視一座高山上聳立的大腰鼓,也明白這是到安塞了?!澳憧纯茨銈円粋€個都跟沒吃飯似的,架勢都沒擺起來,連個精氣神都沒有了?!眲⒄济鲗χ鴦倓傇谖幕^門前廣場上打完腰鼓的演員們不滿地說。面對這位有名的“安塞腰鼓總教練”,所有演員都低下了頭,他們都知道自己表演時的動作的確很不到位,在劉占明面前是過不了關的。劉占明總結自己半生的經歷,承認正是腰鼓成就了他。因為腰鼓,他成為文化局的副局長,退休后又成了省級非遺傳承人?!拔規е踩淖叱隽藝T,到過亞歐美和大洋洲,這一生值了!”劉占明欣慰地說。郭志東是這樣評價劉占明:“劉占明不是安塞腰鼓打得最好的人,但卻是讓安塞腰鼓名震天下的功臣。無論是參與影視劇的拍攝,還是赴省、進京甚至異國他鄉的演出,安塞腰鼓團隊總離不開劉占明的身影。多年來他既是編導、策劃,又是鼓手和演員,同時還兼組織者、聯絡員的職責?!碑斈觌娪啊饵S土地》拍攝的時候,劉占明還是縣文藝宣傳隊的成員,是年輕的腰鼓手里打得最賣力的那一位。如今,安塞腰鼓已經成為安塞的一個品牌,一種象征,一項產業,而第一個將這項民間藝術推向市場,給一代代民間藝人帶來經濟收益的,也正是劉占明等人。腰鼓是從陜北秧歌中剝離出來的一種表演方式。1942年,陜甘寧邊區興起新秧歌運動,使安塞腰鼓這一古老的民間藝術得到發展,成為億萬軍民歡慶勝利、慶祝解放的一種象征,并被譽為“勝利腰鼓”,遍及中華大地,載入了革命文藝運動史冊。1951年,安塞腰鼓參加了全國民間音樂、舞蹈會演,由安塞馮家營村的艾秀山等民間藝人向中國青年文工團傳授了腰鼓技藝。在布達佩斯舉辦的世界青年與學生聯歡節演出后,榮獲特等獎,安塞腰鼓從此揚名海內外。1959年,安塞腰鼓參加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拍攝?!拔母铩逼陂g的“破四舊”,使民間藝術受到一定沖擊,腰鼓活動幾乎消失。1979年,由安塞文化館于志明等人為安塞縣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編排的安塞腰鼓,在陜西省群眾業余文藝調演中獲表演、創作甲等獎,安塞腰鼓再次進入快速發展時期,并隨著《 黃土地》電影名動天下。1996年11月,安塞縣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腰鼓藝術之鄉”。1980年代,劉占明第一次被新疆的一家單位請去教授腰鼓,并掙到第一筆錢。馮家營千人腰鼓村經營工作室的陳丕亮講起自己第一次帶著長胡子鼓王高向成外出演出的經歷時笑著說:“老人下了火車連東南西北也分不清了,直怕被人哄了?!钡搅?990年代,劉占明、陳丕亮等鼓手不斷被全國各地的學校、部隊、企業邀請去當教練,他們從中看到了商機,開始承攬一些城市公園、企業慶典等商業演出,轉型成為民間腰鼓經紀人,經常帶著幾十人甚至200多人跨省、市演出。商演的增多,使安塞學腰鼓、打腰鼓的人越來越多?!吧现辆攀?,下至剛會走,人人都會打腰鼓?!庇眠@句話形容安塞腰鼓普及程度,一點也不過份。

undefined

國慶六十周年天安門前的安塞腰鼓方陣

據調查,政府的推動,也是安塞腰鼓影響力不斷擴大的重要原因。從1990年代開始,當地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建成三級文化網絡,成立了腰鼓協會,對各類民間藝人造冊登記。政府還推動腰鼓進入全縣各級學校,為腰鼓隊伍培養后繼人才。2003年5月,經過政府普查,安塞有4萬多名會打腰鼓的鼓手。2006年,安塞腰鼓被列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近幾年,安塞還走出一條用民間藝術幫助農民擺脫貧困的路子。安塞區政府鼓勵和引導有知名度的民間藝術家與貧困戶“一對一”幫扶,按照“培訓一人、就業一人、脫貧一家”的思路,先后舉辦安塞腰鼓培訓班10期,共培訓學員5000余名。學員較好地掌握了演出基本要領,多次參加鄉鎮、區以及全國各地演出活動。另外,以安塞腰鼓為表演的個體傳習戶20余家,常年在各村進行腰鼓技藝培訓,先后培訓貧困戶200多戶,帶動400多名貧困人員通過腰鼓表演實現脫貧致富。安塞區政府還積極推動腰鼓文化對外交流,先后組織參加臺灣南投燈會、上海世界博覽會、北京APEC開幕式、2019年央視春晚、國慶七十周年慶典聯歡等大型活動30余次,迎接了印度、荷蘭、法國等國領導人訪華。通過參加對外文化交流活動,區域內貧困戶增加收入200余萬元。通過加快建設黃土風情文化園,安塞區鼓勵發展一系列具有品牌價值的窯洞酒店、原生態民居、體育營地、鄉村驛站等住宿業態,開展腰鼓演藝,初步預計增加群眾就業崗位500余人,使以安塞腰鼓為品牌的民間藝術在鄉村振興中發揮積極產業帶動作用。2005年安塞成立安塞腰鼓協會后,劉占明一直任秘書長。劉占明說:“現在協會有2000多人,需要演出時基本就在這些人里挑選。協會里年輕人居多,因為打腰鼓需要體力?!蓖诵莺蟮膭⒄济饕廊换钴S在各大舞臺上,但他還有一項重要工作,那就是致力于將傳統腰鼓表演形式進行整理,推動安塞腰鼓可持續發展。如今,劉占明是安塞區政府邀請的非遺進課堂腰鼓專家。由他主導的安塞腰鼓進校園實踐案例入選全國第二屆非遺進校園十大優秀實踐案例,被中央文明委評為“全國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創新案例三等獎”、陜西省宣傳思想文化工作創新獎,還榮獲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先進集體。但作為非遺傳承人,劉占明也看到了現狀中的不足?!斑^度的市場需求,還有快速培養起來只懂皮毛就敢去表演的年青鼓手,有可能讓安塞腰鼓的很多傳統高難度技藝消失殆盡?!彼麌@了口氣說道:“現在的很多鼓手都是趕場子賺錢,根本沒心思多學點技藝?!卑踩穆镁痔峁┑馁Y料顯示,安塞現有國家級非遺保護名錄2項4人,省級非遺名錄6項8人,市級非遺項目12項10人,區級非遺項目44項3人。其中,高金愛、白鳳蓮等4位民間藝術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世界剪紙藝術大師”稱號,有12位被省文化廳授予“民間美術大師”稱號;解明生、李秀芳等6人被國家文化部命名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傳承人;有8人被省文化廳授予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傳承人。安塞腰鼓和安塞剪紙被國務院公布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undefined

正在現場指揮的劉占明

近幾年來,安塞區政府更加重視非遺整理工作,先后編輯出版了《安塞剪紙》《安塞剪紙藝術》《安塞腰鼓》《安塞民間藝術專輯》《安塞民間美術精品叢書》《安塞文化叢書》《安塞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圖典》《中國剪紙陜西卷(安塞)》《安塞民歌》等非遺研究圖書20余種,促進了優秀鄉土文化藝術的傳承與發展。編寫了《國家級陜北生態文化保護實驗區總體規劃(安塞)》,拍攝了《安塞腰鼓基本動作38式套路打法教學》《轉九曲》《延安過大年》等16部影像資料,公布了22項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注重活態傳承,更使安塞民間藝術呈現出空前繁榮的態勢。安塞西營村建成的“信天游大舞臺”,馮家營村建成的“千人腰鼓”,魏塔村建成的“東方畢加索”3個非遺文化村,成為引導社會力量推進非遺項目生產性保護的范例。安塞還將文化旅游相融合,采用“文化輸出、游客輸入”的方法,每年春節推出“安塞過大年”,通過特色節慶文化,吸引全國各地游客來安塞觀賞、體驗民間民俗文化活動,觀看非遺表演展示,使安塞文化與旅游發展越來越紅火。作為安塞曲藝協會主席,趙華英考慮問題顯得更為深刻。在他看來,要對民間藝術實現活態保護,政府應出臺更為得力的措施,他為此還專門寫了一份報告,提出“非遺+”的設想。他認為,可以通過諸如“非遺+黨建宣傳”“非遺+法治宣傳”“非遺+旅游景點演出”等形式,創新陜北說書等民間藝術的內容,為非遺傳承人提供更為廣闊的平臺,全面提高非遺傳承人的社會地位,增加非遺傳承人的經濟收入,擴大非遺的社會影響力。(本文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本人提供,特別致謝?。?/p>

(責任編輯 王順利)




63K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12377
手機舉報APP下載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85589610
新西部網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029-85260304
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擁有新西部網所有版權 備案號:陜ICP備06011504號-3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手機版
欧美成人性生免费看的